二胎弟弟是我的替代品,我却像光一样的想爱护他

《二胎弟弟是我的替代品,我却像光一样的想爱护他》

当我父母吵架,弟弟被拎起来扔出家门的时候。

我很心疼弟弟,出生在这个家庭里。

我成年了,弟弟还没上幼儿园,弟弟是二胎开放之后出生的。

后来才明白原来弟弟的出生是为了替代我,因为我是个失败品。

我的母亲就像做实验一样,我幼儿园就学英语,画画和跳舞,小学就开始课外补习,学奥数,小提琴和钢琴,初中全科补习,6科+2乐器,其他时间要在琴房练琴。要求我进年段前十。打骂教育和校园暴力让我痛苦的想死,我一直忍着,这种压力直到弟弟出生,他们彻底放弃我,因为我是个失败品,初二初三,我被压迫的变了个人一样,欺负我,我就用暴力反抗,都自残过的人,根本不怕痛,校园暴力,就打到欺负我的人哭,最后让他们都尊敬我,见到我都得喊我一声哥,我父母打我,我就打回去,越痛我越高兴,虽然打不过经常自己伤的更重,但能让他们受伤,让他们感受一下我以前感受到的,让他们知道我的愤怒,我就很高兴。

叛逆,让父母放弃了我,他们生下来弟弟。弟弟就像天使一样,我很喜欢他,弟弟也让我的偏执得以好转,我变得跟正常人差不多,虽然有时候还是会情绪激动有暴力倾向,但变得好多了,也交到了挺多朋友,再没有了压力之后我的人生好像变得明亮了起来。

我是很严重的弟控哈哈,不能让弟弟受到一点委屈,有次在公交车上他被另一个比他大的小孩故意踢了好几脚,我抓着小孩逼他家长和他本人道歉,他家长不肯,我就骂她,逼着必须道歉,闹的差点打起来了,我不在乎面子,打小孩我做的出来,他们当时不道歉,我就动手了,后面我弟弟还叫我不要生气了,他真的是个小天使。

扯远了,我觉得我就像弟弟的保护神一样吧(笑)我小时候被欺负也很希望有个人能站出来帮我,为我说话,可惜没有,我只能承受到同学,老师,家长的情绪发泄,一个人躲着哭。我的亲人都很冷漠,他们看着小时候的我和现在的弟弟被打,还是各做各的,甚至还聊天说笑。现在的我必须成为弟弟的靠山,保护他。

今天弟弟就被打了两次,我爸经常凶他吼他,他就吓的哭,他一哭就会被我妈打,看着他哭着找妈妈却被莫名其妙揍,真的难受,小孩子做错了什么要承受大人的怒气,我护着他,安慰他,被说是“失败品又想带坏一个”我无所谓,大不了打架再报警解决呗,他们经常会这样,只能用警察来压我,反正弟弟必须护着(我真是终极弟控(笑)

心疼弟弟出生在这种家庭,用打骂教育,却不给他爱和陪伴,看剧的看剧,玩游戏的玩游戏,弟弟可怜的说“求求你陪我玩好不好”会被赶走,再说就被打了..我快写不下去了,边写边流泪,

算了就不写了,最后用以前写日记的一句话总结吧

纵使世界万劫不复,我仍是某个孩子的光,这就足够了。

点赞
  1. Donald Thompson说道:

    哎呀妈呀,你上辈子是不是裁缝呀,咋这有才呢?

    1. John Wood说道:

      戒烟容易,戒你太难!

      1. Jennifer Thompson说道:

        穷人的孩子早出家

    2. Nancy Walker说道:

      女朋友漂亮能干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