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小县城重男轻女,我也是这样家庭是受害者

《河南一小县城重男轻女,我也是这样家庭是受害者》

刚刚和爸妈吵了一架,也是跟钱有关。弟弟在上海,我和老公在北京。老家河南一个小县城。弟弟要结婚,我要生宝宝,因为疫情的原因马上要到预产期的我没办法回老家生了,(计划是要回老家生的,所以没有在北京建档)。不建档公立医院是不接收的,没有办法只能去私立医院,但是费用要贵一些,也在我们这个小家庭承受范围内。

我妈知道了,嫌贵,她一遍又一遍的说,我知道她平时节俭惯了,肯定心疼钱,但是我们也是没办法,孩子要出生不能在家生吧,而她就是想让我在家生宝宝,不要花钱,把钱省下来给我弟弟结婚,我实在接受不了。我的命还没有他儿子的婚礼重要。说实话我就算生完宝宝也有多余的存款,本来跟老公打算给我弟弟资助点的,现在想想没必要了,当初结婚的时候彩礼钱我爸妈扣着不给我,更没有给我一分钱的嫁妆。我们买房首付不够我想把彩礼要过来添上,商量好久给了我五万块钱,彩礼一共是六万六。实在没办法我和老公四处找别人借钱。跟父母借不来,我妈说那一万多是等我生宝宝了要花钱,最后还是我的。现在我生宝宝不跟她要一分钱,还嫌我们花自己的钱了。更不用提让她主动给我了。我是二婚,我老公是头婚,上一段婚姻因为家暴离的婚。但是第一段婚姻刚结婚的时候,我爸妈家里盖房子三层小楼房,钱不够,我妈跟我借,那时候我刚刚结婚怀孕两个月,我把家里所有的钱单反一百的都拿了过去,家里就剩几十块钱。而且至今没有还给我。那时候我以为等我有难处了我的爸妈也会帮我的,但恰恰相反,不但不借给你钱还要落井下石。

我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弟弟是最小的,父母最疼小儿子也能理解,重男轻女我也不怪他们,农村里都是这样的,不要从没有奢望过他们是一股清流。但是他们的做法太伤人了,我姐姐已经三年不跟我爸说一句话了,我姐在外面打工,偶尔给我妈微信转账一两千,几百的让我妈有时间去看看孩子,给孩子买点衣服,学习用品什么的,三年就给我姐的女儿买了一双鞋子五十块钱,还有一条裤子我不知道多少钱,带着去逛了趟超市。我爸知道了还骂我妈,是给我姐的孩子花钱了,说我妈乱花钱,我真的不能理解这是我姐的钱,给我妈就是让她给孩子花的,为什么到了我爸那就成了他自己钱。

我妹妹刚结婚生了孩子,因为婆婆一家都在上海,没办法照顾她,她老公就没有工作在家两个人照顾宝宝,但是所有的开销她婆婆会给她,没有什么大钱,但也不缺吃喝。小时候我妹送过人,后来我妈又要了回来,在家里的地位可想而知,特别有了我弟弟之后。我妹生了一个女儿,我爸说生个赔钱货有啥用,每次去我妹家我妹让他换鞋,他总是理直气壮的说:“我是你爹,你家多主贵,不换鞋还不能进啦?巴拉巴拉的”。我妹就算刚拖好地我爸依然不会去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

但是我爸特别怕我弟弟。去年十月一我弟弟带女朋友回家,连路费都是给我爸要的,买的礼品也是我爸给他的钱买的。我弟弟说他们在上海每个星期都会出去吃饭,一顿饭就一千多两千的样子。我无言以对,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弟弟在网上借高利贷,他还不上,给我借钱,我给他还了而且很明确的告诉他这钱是我借给他的,发了工资要还给我。他答应的好好的,两三年过去了不提也不还。之前他上高中,大学我们姐妹三个没少资助他,他从来都是理所当然,不给他就会怨你恨你,不搭理你。我们姐妹三个给我弟弟的聊天记录都是停留在借钱上,因为现在我们都不借给他了,应该说是不给他了,所以就不再发信息了,哪怕我怀孕快生了也没有一句问候。在这个家除了我们三姐妹借钱会在第一时间还,其他人都不会还的,所谓的借就是要。现在我弟弟要结婚了,我爸又开始搜罗着要钱了,但是没有人会给的。我跟我妈说让我弟弟平时不要大手大脚省着点花,我爸妈竟然不敢说。我感觉我弟弟要废了。

点赞
  1. Lisa Lewis说道:

    有人叫我水王,虽然我喜欢这个称呼,但是我并认为这个称呼好。要知道,东西的数量和其价值成反比。

    1. Betty Davies说道:

      一女子因胸小而嫁不出去,一日相亲对男人说:“我胸小,你嫌弃吗?”男人说:“有馒头大吗?”女子说有!洞房之夜,男人冲出洞房,跪地仰天长呼:“天啊,旺仔小馒头!”

      1. Sandra Jackson说道:

        我处于牛A和牛C之间。你处于王七和王九之间!

    2. Susan Thomas说道:

      男人累,所以才会去敲背;男人愁,所以才想去洗头;男人苦,所以才会去赌;男人忙,所以经常上错床。

  2. Christopher 说道:

    总有人在我面前说:先生存,再生活。可是我发现,但你忙完生存后,生活已经荡然无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