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说自听

一点明提到

知道仓央嘉措,源自《情癫大圣》
仓央嘉措生于康熙二十二年,十四岁被选入布达拉宫为黄教领袖。十年后,因爱上八廊街上一个美丽的姑娘玛吉阿米,在一个大雪的深夜,私下山去会情人,却留下了脚印。事情败露了,情人被处死,仓央嘉措被指控不守法规,清廷下令将其押送进京,从此在布达拉宫消失,他的死因永远成为一个谜。所以,布宫中唯独没有六世的灵塔。
传说一:押京途中病逝青海
传说二:途中被政敌拉藏汗秘密杀害
传说三:被清帝囚于五台山,抑郁而终
传说四:被好心的官差偷偷释放,成为青海湖边一个普通的牧人,诗酒风流过余生

仓央嘉措是藏族最著名的诗人之一。他所写的诗歌驰名中外,不但在藏族文学史上有重要地位,在藏族人民中产生了广泛深远的影响,而且在世界诗坛上也是引人注目的一朵奇花异葩,引起了不少学者的研究兴趣。藏文原著有的以手抄本问世,有的以木刻版印出,有的以口头形式流传。足见藏族人民喜爱之深;汉文译本公开发表和出版者至少有十种,或用整齐的五言或七言,或用生动活泼的自由诗,受到国内各族人民的欢迎;英文译本于1980年出版,于道泉教授于藏文原诗下注以汉意,又译为汉文和英文。汉译文字斟句酌、精心推敲,忠实准确并保持原诗风姿,再加上赵元任博士的国际音标注音,树立了科学地记录整理和翻译藏族文学作品的典范。仓央嘉措在藏族诗歌上的贡献是巨大的,开创了新的诗风,永远值得纪念和尊敬。

“自惭多情污梵行,入山又恐误倾城。世间哪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三百多年前,这位年轻多情的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从心底,轻轻吟出了这充满矛盾的诗句。他的欢乐与痛苦,无不与他的取舍紧紧相连。但无论偏向哪边,他的生命都注定无法完满。即使是贵为西藏地区神王的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仍要为他的矛盾与取舍付出代价。正如一位网友在帖子里所感叹:如此高贵的地位,却换不来简单的爱情。

于是这样的情诗,如何不感天动地: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仓央嘉措(以上转)

如是古典爱情……
观之今人,弃爱情如草芥,鄙之如污秽,利之如商品,难道真像橱窗里面说的“弗洛伊德的性本能巨大之影响国人”?
在心底留块净土给它吧。从毫无关系,两不得知走向两人愿意用契约,用血缘永生相伴,这其中起着决定作用的——爱情,不应该感叹它的不可思议吗?

已作苍生仆,负君难为信。
照水千寻洄,孤月一点明.

网友回复

小P孩你干啥呢 2006-08-01 13:46:47

感动的!!不爱江山爱美人的!!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