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是承诺还是束缚?结婚第九年他义无反顾毫无眷恋地放弃了我和女儿

《婚姻是承诺还是束缚?结婚第九年他义无反顾毫无眷恋地放弃了我和女儿》

我们11年离的婚,认识的第十七年,正式交往后的第十四年,结婚第九年,女儿八岁,我的三十六岁生日刚过不久。我们熬过了七年之痒,最终没躲过十年之痛。现在是离婚后的第七个年头,都说人体细胞七年置换一轮,我心里已经当自己重生了。

在回答会不会二婚的这个问题前,我想梳理一下我为何离婚?我们是对方的初恋,我们有了婚姻的承诺,有个共同的孩子。两人的感情就算不能用刻骨铭心来形容,感情基础还是有的。他是家里的独子,在我生下女儿后,他的母亲就开始催生二胎,可能因为她没有兄弟,她是长女,反正她非常执着强烈地想要男孙,作为靠读书出人头地的我们而言,父母无能支助还必须去尽赡养义务,不但要积极提升自己做好本职工作,同时还要努力赚钱抚养小孩赡养老争取在城市买房。毕业五年两代人还挤在出租房内,二胎实在是那个时候不敢想的压力,那样的现状,我天真的以为这个男人会同我站在同一战线。总结过往,他骨子里一直是个传统的男人吧,女人婚姻不过是他传宗接代光宗耀袓的垫脚石。无所谓同谁,无所谓在一起时间长短。婚姻的那八九年内,工作上的压力,教育孩子的疲惫,同老人的矛盾,以及同他的沟通不畅,快要让人踹不过气来。在一次次争吵后,在离婚这个字眼频繁被他提及时,我开始直面离婚这个词儿。很意外的某天,拿到那个暗红色本本时,我整个人还是蒙圈的。必竟婚姻在我眼里心里,一直是最郑重的神圣的承诺,一旦许下,就必定是一生一世的。他在不知何时开始的另觅新欢同我疏远主动分居坚决离婚再婚再育一波操作,刷新了我过去那么多年对他的认知。只记得离婚的时候,我还是麻木冷静的。男人比女人现实理智多了,在他提出离婚的时候,其实已经深思熟虑过了,无比决绝。即使在那段时间里,我作了许多的妥协,他还是义务返顾毫无眷恋地放弃了我和女儿。

离异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工作的忙碌,经济上的压力,他在不远处的再度春风,各路人或怜惜或嘲讽的问询,令我产生极度的挫败感,那种自我否定自我怀疑几乎找不到救赎的借口。我自问过去对家庭是非常地用心经营的,但婚姻的破碎提醒我总归还是失败的。我是为一段失败的婚姻而难过吗?我是失去这个男人伤心吗?似乎都不是。但我就是很颓废,莫明的想要影藏自己,想要消失一阵子,去没人认识的地方。想归想,这种任性一天都没有付诸行动过,因为我还有女儿还有父母亲人。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不该如此懦弱,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不合适而已。

我在单身后的大半年时间里,一边不断的自我否定一边又不断地进行心理建设。第二年我换了工作换了环境,新买了一车车,女儿除了早上送送放学可以自己搭车回家了。一切慢慢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对某些人也开始试着原谅和宽容了。在单身的前四年里,我处过对象,考虑过再婚再育。一方面想给女儿一个有血缘关系的玩伴,另一方面希望自己有个说得上话的对象。最后都在谈婚论嫁的时候陷入纠结,可能我还没弄明白婚姻于女人到底意味着什么。是承诺还是束缚?是联营合作还是一场骗局?在最好的年纪里,我曾经没心没肺的投入过,那么多年真心实意地付出,努力的经营,终究敌不过事过境迁。

我其实一直认同,每个人都有寻找幸福的权利,不是说结了不可以离,不是选错了不可以重新选择。只是我以为,最起码的,曾经因为互有好感而走到了一起的两个人,曾经的一家人,想要分道扬彪时,是否离开的姿态好看点?哪怕为了孩子,能够尽量做到无所亏欠,心安理得!在我的认知里,从来不觉得,婚姻让谁占了先机,另外一个人必须趋从。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了解各自的脾性,尊重各自的信仰,求同存异,互敬互爱,是夫妻相处最好的状态。有你很好,没有你我也能过的很好,不存在谁离了谁活不下去。为了满足自己得私心,去污蔑践踏对方的尊严,实在是令人不齿。

离异后偶尔看到某篇古人的放妻协议: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婵鬓,美扫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我想这才是离异女子追寻幸福的正确打开方式吧。在某人想要重新开始生活的时候,我以为我会抓狂,然而并没有,出乎意外的平静,没有撕逼,没有纠缠,三十六岁的年纪带着一个半大不小的女孩,我都快要忘了那段时间是如何度过的。可能很痛苦也可哀大过于心死。但选择分开未必就是错误的。在我去成全他的时候,我其实是被解脱的。那段婚姻,并没有给我多少温暖的体验,更多地是一地鸡毛。在孩子眼里,他始终都是家人,在我心里,他曾经是最亲密的爱人,这就够了,不必伤情。关于我们的放手,而今来看或许正是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了呢!

为什么离婚带孩子不想再婚了?原因就是对现状挺满足,自济自足,觉得现状就是最好的。经营好婚姻需要更多的智慧,作为想简单生活的我们而言,不想再粘惹麻烦了。

点赞
  1. James Williams说道:

    今天看书,看到康熙皇帝在二十三岁的时候已经贵为一国之君,绩伟功丰,我很沮丧;但又看到同治皇帝在二十三岁时已经死了四年了,我平衡了。

    1. Mary Jackson说道:

      娘子,万里长城永不倒,不要生气好不好。 排空驭气奔如电,这话你已说过若干遍。

  2. Charles White说道:

    碰到一个MM个性签名:琴棋书画不会,洗衣做饭嫌累。

发表评论